灵雀

坑王,填坑看缘分,纯业余写文,脑洞堵不上,动物爱好者

[2013戒神秘本-棄天帝之卷]03.魔神的預期外

弃天帝,分分钟被圈粉,毫无招架之力啊,求罗陵大大填坑啊^O^

深山耕田的大王:

吃糧前言:非正劇、純娛樂、別當真。




----------------------




03.魔神的預期外


 


不愧是曾為魔界死敵的武神,一句話讓魔們差點集體比出不雅的手勢,忍下來的同時,也慶幸這位武神大尊此回不是站在天界立場想消滅魔族以立威。


但是,猜得到就不是棄天帝。


棄天帝確實不是來滅魔,但是站在自己的新立場,這威還是要立。


所以棄天帝直接指名挑上魔界現任的界主。


 


一定要有的大戰三天三夜之後,魔界老板換人做做看。


 


前老板當然沒有躺病床養傷茍活的機會,因為座右銘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棄天帝將牠直接踢出魔界輪迴去了。


如預期的做掉前界主,又如預期的碾平幾個不服的反動份子,再如預期的棄天帝之名很快速的威震魔界。


魔族的眼睛長在拳頭上,當棄天帝的拳頭比前老板還大,自然就心悅誠服了。


但就算是神,也會有預期之外的狀況。


以敵對立場而言,魔們厭惡神祇的光明,以同界立場而言,魔們就變成趨光性族群。


 


棄天帝的預期之外由此開始。



《之一:朝露城的真相》


 


身為前武神的棄天帝長年與魔族征戰,大抵上都了解魔族的習性特徵與外貌,只不過戰場少有深入到魔界內部,畢竟天界不興戰爭,要有敵人來打,天界才會以防守當反擊。


說白了是以被動的方式伸張地盤。


 


要來魔界之前,棄天帝早已在心裡做下準備。


棄了武神這名號就是昭告天神,祂離開天界就沒有回去天界的打算。


第一目標就是將魔界打下來。


雖說祂的準備只有怎麼針對魔界崇尚武力與勝利這一點來使用絕對武力,好將魔界變自己的。


當然是以最省時省力的方式。


選擇先來魔界,除了避免力量失衡外,祂的目的也是為了媒介。


沒有天神諭令,還有聖魔元胎,所謂鑽天規漏洞就在這裡,這也是神祇一生一次的機會。


那一成選擇自願為魔的神們,所求也就是為了元胎,其因來自得天旨下凡塵卻在人間有太多留戀的神祇們,為了情愛不願放棄記憶轉世為人,便選了險中求活的路──成魔。


由神身成為魔體時,凝出的媒介正好能承受神力代替自己入凡,只是所能承受力量有上限,有一成已是大幸。


但這一成在人間也十分受用了。


當然,這些小神們,無論有沒有挺過魔界這一關的,終究還是當了人,最後也要遺忘所有記憶。


 


補劍缺說:愛情再淒美都是何苦來哉。


戒神說:愛到卡慘死。


講完後這兩人同時看向棄天帝。


祂只有兩個字:愚蠢。


 


沒有依實力而排定計劃就下賭注都是愚蠢。


 


愛,這種情感在漫長又無欲的神生裡,神們只是被那一刻的悸動給愛情之魔誘拐了。


神祇生命太長,人類生命太短,為了這眨眼即逝的數十載,冒險成魔下凡間,無論是成為魔而被殺死,或是成為人而老死,死後都要接受天懲。


多少神們因此後悔莫及?還要在人間進行修行以求回天界?


 


實在太愚蠢。


走了何必還要想回去?


貪戀一時的悸動,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神哪──


祂的嘴角微揚,笑著那些被人類與魔物散發的情愛所惑的凡庸愚神,


 


要做就要有沒人責罰得了自己的覺悟與計劃。


 


所以棄天帝在將要創造的新種族裡,早已註明好自己要注意這一點。


絕對不要造為愛失心瘋的蠢材。


但還是有棄天帝料不到的事。


要造物必須先造基地。


打算在魔界造全新的魔城時,不喜魔界暗黑無光的棄天帝預計把自己的城打造為日光城,讓這些魔們習慣白晝,未來進入人間才好辦事。


才一放出日光,險些燒瞎了一群魔們的眼睛,棄天帝考慮過後改成月光城,結果魔們犯了失眠症,一試再試最後棄天帝用了火光,非常意外的是魔們接受度異常良好,對火燄之城的熱度更是適應良好。


當魔神棄天帝的子民們正在為有個好主君而開宴歡慶之時,也許是魔神隱藏的太好,沒有人注意到大神鬢旁落了一滴汗。


 


舉世無雙天上地下祂最強的大魔神棄天帝才發現:原來祂怕熱。


 


宴會過後,大魔神表明防守必須瞻前顧後,所以在魔城後方建了一座朝露之城,以便祂隨時避暑之用。


 



 


《之二‧外貌協會和自肥計畫》


出乎預期的第二件事。


要造新型魔人也是需要設計,棄天帝參考了魔族人,先行捏了幾個人模出來。


補劍缺見到人模時,在老板說了一句覺得不適合的就捨棄時,他毫不猶豫地將所有人模通通蓋牌,在老板大發雷霆之前立道:


「人類是外貌協會,男的要高富帥,女的要白富美,就算不帥也要注重型。」


高富帥?


白富美?


以上兩種都不在大魔神棄天帝的想像之中。


戒神搬出了一面鏡子,對著老板棄天帝,道:


「鏡子裡這個就是高富帥的最佳範本。」


棄天帝眉微微一挑,道:


「那白富美呢?有範本嗎?」


「你白色那隻就是白富勉強算上(俊)美。」補劍缺半帶消音曰。


大魔神眼光一掃,冷聲道:


「你在說本神像女人?」


補劍缺攤手道:


「誰叫你娘──」


認為被冒瀆了的大魔神正怒然拍桌的剎那,補劍缺續道:


「讓你白色那隻長得像她,拿你娘的造型去捏捏看不就得了。」


一句話讓大魔神這掌要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最後拍在那些人偶上,默默地粉碎著。


 


──斷句位置不對容易死人的,這老狼就愛撩虎鬚,調侃老板。


戒神忍不住於心中曰。


 


總覺得老狼有一天真的會因為「你娘」、「你奶奶」……等等,講太多被老板打。


 


「好啦,現在高富帥、白富美的版本都有了,再試試吧!」補劍缺道。


大魔神否定道:


「不行,這跟造神有什麼兩樣?本神要造的是魔!」


補劍缺指了指那些妖魔鬼怪們,道:


「先不論妖魔鬼怪愛整人,讓人避之唯恐不及,老板你先單以神跟魔兩者外表來分,是人你會選哪種?」


 


棄天帝掃了眼前這些臣服於祂的妖魔們一眼,近日的相處了解牠們的習性後,祂再回想著天界那些神們。


神,長得再好看,終究是放任一切以天擇為主,即使幫助人類也是若有似無,空談一些論點,終究是要人自己去處理,旁觀著人類自己努力。


當然,會這樣的原因是神給了再多恩典,人類根本恃寵而驕。


魔,雖然厭惡人類,但有自己的法則與目標,是非分明、喜惡分明,心機重卻不像神的城府深,除了玩弄神們與人們或施以各種手段外,多為了自己的目標而實地行動。


前者是賞,後者是罰。


嗯……祂有了結論。


 


「魔。」


 


「嘿喲!老板的答案自動忽略。」補劍缺道。


大魔神棄天帝又是一道殺人眼光掃來,補劍缺立道:


「老板選魔我懂,但你要知道,你現在內心矛盾太多,做了一堆人模還是都長得像魔的話,那也沒用,你要給人類的教訓是讓他們明白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懲罰,還有你不喜歡天界那一套,可是你派了一堆魔人去,當人類嚇都嚇死的時候一定還是拼命往天界湊去,天界出手救了,他們爽完了又忘記神之恩典,這其中出計又出力、衰的還是你,爽到還是人跟天界啊!」


棄天帝想想這其中的因果,補劍缺這麼說也對。


「外貌的近人度還是必要的,人類就因為近神,對美麗有一定的追求,對神力有絕對的嚮往,所以當魔族美貌又強大,人類會認為接近自己本身的野望而產生崇拜……」


好似有理。


見老板將話聽了進去,補劍缺繼續對棄天帝曉以大義地道:


「老板你也知道,神跟魔都算是人類的威力加強版,神魔都看外貌跟武力了,神蹟是天界的人在玩的,人類對這點也很不平衡又抱持著疑慮。所以老板你也可以創造魔蹟製造偶像讓人類崇拜進而聽話,遵從你的賞罰制度,事半功倍啊!」


大魔神認真地思考著。


補劍缺再下一城,於棄天帝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正垂眸思考的大魔神棄天帝雙眼瞬張!


確實,外貌也是計劃的要素之一。



當棄天帝重新去捏新人偶定造型後,身為左右手的戒神與補劍缺也混到魔城上方去喝酒納熱看火景,消磨時間去。


戒神捊著金棕色的美鬚,道:


「老狼,我怎麼覺得你一直在說外貌是想自肥,老板明明是要去懲罰人類的。」


「懲罰也要看手段啊!」補劍缺道:「誰都喜歡看美麗的東西,而且人類因為噁心而爆發起來的韌性很強大的。」


「噁心?」


「天神的眼睛都長在頭頂上,尤其是咱們老板『瞎』很久了,早就視審美觀於無物,這些魔們早在苦境肆虐,看那人界哪不是因為覺得恐怖而集結討伐?你再看看這些魔……」


補劍缺伸手指了指城下那些魔軍們。


「不是打就是喊救命吧?」補劍缺道:「根本活見鬼!」


戒神聞言擊掌,道:「所以你是跟老板說了……」


 


「若造魔人卻讓人類向神求救,樓上那位天神一定在偷笑吧!」


 


戒神忍不住搖頭。


老狼高竿。




--前方注意--


--前方注意--


--前方注意--


--前方注意--




     ‧坑




不要問很恐怖~


坑主也想多雙手~


沒時間睡覺更恐怖~


此文在2013已停更。











评论

热度(109)

  1. 琼琚深山耕田的大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