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雀

坑王,填坑看缘分,纯业余写文,脑洞堵不上,动物爱好者

好多茨,好吓人😂

不产粮:

【茨酒】你们要的一千个茨木召唤挚友23333

最后一张是当时作死的证据(二哈)

p1很大,流量慎……

【杂谈】酒倾江海吞山河

我的酒吞π_π我爱你一辈子!

风奉玄:

看完鬼切绘卷,带着满腔的“我儿子怎么能这么好”的心情去看酒吞的手帐回复,发现还是清一色的“渣男”。
“渣男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啊?”、“搞了半天是你先撩的,真渣!”、“心疼茨木喜欢这么个渣男。”、“茨木可是为你丢了手啊渣男!”……
林林总总,看得人心寒。
一个拿自己的热情去和闷头要打败自己的冷冰冰的妖怪做挚友的男人,一个不忍心对自己熟识的妖怪动手以至于被人类杀害的大妖。温柔成这样的酒吞童子,到头来要被人说渣。
我曾经只是茨粉,我也曾觉得酒吞渣。后来因为酒吞成了我非酋路上的第一个ssr、因为我仔仔细细了解了他、因为他在我面前一点点长大,我开始喜欢酒吞,一点点地,我开始最喜欢酒吞,比其他妖怪都要喜欢。
他是多温柔的一个人啊。红叶即使对重生的他而言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妖怪,但红叶拒绝他,他不纠缠,红叶出事,他扛着葫芦来找晴明为她出气。就连对他而言微不足道的阴阳师在他面前要他听个解释,他都耐下性子来听。
有人说他对茨木不温柔。我倒是觉得,失去记忆之后一个不认识的大妖怪在旁边没完没了地叫着挚友挚友你以前好强的让你重振雄风,别说妖怪,是个人都烦他。
但你看,酒吞说他烦,酒吞躲着他,酒吞是对他动手了还是骂他了?
就因为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对他狂热而他没有同样狂热回去,他就该是渣男了?
还是按照手帐里某些评论所说,他失忆也是渣的表现?
不见得吧。
一边喊着源赖光帅一边把被砍头失忆也算作酒吞的错的人,我是真的看不下去。



酒吞的技能很有意思。你打他,他被你打得生气才叠一层狂气,有时候妖刀妹子把他从头到尾砍六刀,他还是一点脾气都没。真被你打火了也就是五层狂气,大江山鬼王永远有他的分寸。而就算叠了狂气,对面的小姑娘哭一哭,他的气性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是真没见过比他更温柔绅士的妖怪,说真的,这样的人都少见。
妖性本烈,你是见过堆爆伤的满爆茨木还需要一个生气的过程过、还是见残血小小黑刀下留妖过?
我家的吞是地藏。带他出去斗技,也不强求他生气,随缘而来。他放过技能,眯起一双紫色的眸子回头朝我笑笑,我就觉得十分安心。
我不难想象曾经的酒吞究竟有多强。茨木的妖力复活了酒吞,一只鬼手又重铸了鬼切,而这样强大的茨木,是大江山鬼王的手下败将。所以,我更不难理解茨木为什么会心心念念絮絮叨叨,想让大江山鬼王振作起来。
那样温柔又强大的妖怪,谁会在见过一次后,不满心挂念地想再见?



我打开阴阳师,推开寮门,酒吞正坐在庭院里我的石桌前和食发鬼他们说着话;看见我,朝我露出一个笑来,唇边还依稀可见他的虎牙。


我与你一纸契约,并肩作战。
在下一介布衣,何德何能,受您青睐。
幸之所幸,与你相识。





又:两年前我立flag,出了茨木就写酒茨车,然后酒吞就来了。
再又:再过几个小时抽卡,请问我现在立flag出茨木写酒茨出酒吞写茨酒可以吗?家里吞宝一天到晚除了和我大儿子食发鬼你喷我我推你就是陪吸血姬喝紫苏牛肉汤,给个茨球让他过过老年遛茨生活吧。
再再又:再给我个酒吞也好啊,来几个我养几个,狰吞针女吞日女吞轮入道吞我都想要,五吞斗技享受幸福的滋味。
再再再又:算了我先许愿个少羽大天狗,气我下铺狗妈一顿再说。
再再再再又:出鬼切写大江山日常。

【沙雕脑洞/巍澜/白龙友情向/书版沈巍朱一龙互穿】今天的沈教授哪里不对-完结篇

我要哭死了,好感动!

喜你如盲:

看完了大结局梗着一口心头血把这篇的结局码出来了,夹带了自己想说的话和一些感情在里面,头有些晕可能写的比较乱,求轻拍。最后,谢谢这个夏天,谢谢最好的你们。


设定:书版沈巍与居老师互穿,点击观看白宇哥哥和赵云澜在线崩溃。书版时间线大结局之后,现实时间线在网剧拍摄之中。

注意:ooc可能。不会有奇怪的配对。

第一章 http://xinirumang.lofter.com/post/1f9af8c3_eebaefa5


第二章 http://xinirumang.lofter.com/post/1f9af8c3_eebc7a57


第三章 http://xinirumang.lofter.com/post/1f9af8c3_eec03c76

第四章 http://xinirumang.lofter.com/post/1f9af8c3_eecf9dd6




一个番外 http://xinirumang.lofter.com/post/1f9af8c3_eedd689e

—————————分割线—————————




【B面】


郭长城被楚恕之这么一问,也犹豫地收回了想打招呼的手,“好像……沈教授不会这么穿衣服……可是脸是一样的啊……”楚恕之眯起眼睛,“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长城,给大家打电话,把人都叫过来。”


 


十分钟后。


 


红姐抓着小郭,“你说赵云澜和一个和沈教授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偷偷约会?”汪徵桑赞站在一旁一脸茫然。而林静饶有兴趣的看着远处那个打扮和气质都和平常迥然不同的“沈巍”,大庆则甩着尾巴转着圈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小郭不知该怎么回答祝红,只好求救似的看向楚恕之,“楚哥,大家都到齐了,现在怎么办?”楚恕之还没开口,祝红松开抓着小郭的手一甩头发,“直接问啊,我早说他俩不对劲了!”边说便已经朝那边走了过去,众人交换了下“有瓜一起吃”的眼神纷纷跟上。


 


赵云澜这边正和朱一龙添油加醋的讲述自己办案的经历,说的那叫一个精彩纷呈一波三折,正说的兴起就眼睁睁看着一波熟悉的身影从远处朝着他这边聚拢过来,他半句话吞回肚子里,看着特调处的众人簇拥过来,他换上笑脸迎面站起来挡住朱一龙,“好巧啊,你们怎么都在这?我跟沈巍刚吃完,撑死了,先回去了啊,你们慢慢吃!”说完就拉起朱一龙要溜。


 


一转身楚恕之已经站在另一边挡住去路,“赵处长,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斩魂使大人。”赵云澜挥了挥手,“下班时间问什么问题,下次再问!”楚恕之却不理会,径直走到朱一龙面前,朱一龙一早就换上了沈巍的气质,此刻毫无惧意的回视着楚恕之迫人的眼神,然而无奈穿着实在不像素日里的沈巍,落在众人眼里便透出一股微妙的违和感来。


 


楚恕之扯了扯嘴角,“斩魂使大人,我想问一下您……”话未说完楚恕之突然朝沈巍的胸口一掌拍过去,赵云澜暗叫不好闪身挡了上去,回手给了楚恕之一巴掌暴喝出声,“楚恕之,你是不是疯了?!”楚恕之擦了擦嘴角没有回答,林静看了下三人的模样,走上前来,淡淡地说到,“赵处,我们都看得出来,楚恕之那一掌没用一点力,若说能伤到大人那是无稽之谈,除非这位……根本不是斩魂使大人。”


 


赵云澜知道瞒不过这帮小兔崽子了,他回头看了眼朱一龙,后者大大的眼睛里此刻装满了小小的无辜,龙龙不知道,龙龙委屈,龙龙已经很努力了,龙龙演不下去了,生活不易,龙龙叹气。赵云澜别过脸抓了抓头发,“本来也没想瞒着你们,哎……回特调处说吧。”


 


晚上十点,特调处。


 


“穿越?!”特调处异口同声的惊叫道。赵云澜斜躺在沙发上坦然地点了点头,“嗯,一开始不说是因为还没弄懂具体情况,后来不说嘛……是因为我怕你们啊吓到人家。”而这边朱一龙已经被特调处的人团团围住了。


 


“龙哥,你演的真不错啊,我们一开始都被骗住了!”


 


“龙哥,仔细一看你真的和沈教授气质完全不一样,真的好神奇!”


 


“龙哥龙哥,你能不能用这张脸给我们卖个萌!”


 


“龙哥……”


 


朱一龙卸下演戏的游刃有余,此刻以自己的身份面对着众人一个接一个的千奇百怪的问题,他觉得比同时面对二十家媒体采访还要让他窒息,双手反复搓着裤子,一边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一边求救的朝隔壁的赵云澜眨着眼睛。即便不是沈巍,赵云澜也实在见不得这张脸摆出这种神色来望着他,他拍了拍手,“行了啊你们,我就说你们会吓到人家吧!”


 


赵云澜开了口,众人多少也收敛了些,而一直没出声的大庆此刻突然蹦到朱一龙的身上望向赵云澜,“老赵,你这几天一点不着急沈巍的样子……是不是已经找到穿越的原因和回去的方法了?”


 


闻言众人连带着朱一龙全都安静了下来齐刷刷地看向赵云澜。赵云澜用手点了点大庆的头,笑了出来,“行啊肥猫,挺机灵的嘛这回。”他端正了坐姿,望向朱一龙希冀的目光,神色认真起来,“没错,我那天晚上探查了周边整个时空的链接点,发现有一处小小的时空缝隙正好在特调处的中心,应该是大封落成时的震荡产生的,六天前的雷雨夜,有一道雷正好劈中我们特调处周边,引入地面和时空缝隙产生了共鸣,造成了两个世界的交错,而小巍那时候正好在那个中心点上。”赵云澜望了望窗外,“下一次雷雨天就是明天,明天晚上我会引雷到这里的地下再次和时空缝隙进行碰撞,到时候龙哥你站到指定的位置,应该就可以……穿越回去。”


 


朱一龙听的不是特别明白,但他抓住了重点,明天晚上他大概就可以穿越回去了。欣喜过后,看着真实的特调处和原本只是书里角色的众人,他忽然有了一丝不舍,在这里虽然只有短短一周,他伪装成沈巍,却接触了有血有肉真实的镇魂令主赵云澜,红姐,楚哥,林静,汪徵,桑赞,小郭,大庆……亲历了书里恢弘玄幻的世界,而他心里又无比清楚的知道,因为某些遗憾的原因,这样的辉煌灿烂在戏里最后能崭露的可能不到万分之一。可是望着开始张罗着明天给他办送别宴的嬉笑打闹着的众人,他又跟着笑了起来,心里忽然释然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不到,他也会用尽自己的十万分真心去呈现自己能呈现的一切,给每一个会来听这个故事的人。


 


【A面】


白宇结束完拍摄任务回到房间,就看到自己的手机被丢到一边,沈巍见他回来了,颇有些羞恼似的站起来说,“我回去睡觉了,手机还你。”白宇还没来得及说啥,就见沈巍一阵风似的关门走了,他疑惑地拿起手机解锁之后,发现界面还停在微博的一张图上,他仔细看了一会儿终于知道沈巍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奇怪了,退出了微博白宇满头黑线的捂住脸,他居然让斩魂使大人看了这种东西,虽然不是故意的……还有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花式play……微博上的这些人真的是……人才啊。


 


后来的几天,沈巍安安静静的演戏倒是没再出过什么意外,偶尔有一些小的穿帮也被白宇及时给兜了回来,私下里白宇还是会给沈巍说一些好玩的事情逗他开心,只是再不敢放沈巍一个人刷什么微博,上什么奇怪的网站了。


 


一晃快过去一周。这天晚上沈巍从睡梦中惊醒隐隐觉得周遭的力场和气息都在发生微妙的扭曲,他突然意识到,也许是到了要回去的时候了。他换好衣服急匆匆的跑去敲白宇的门,白宇被他吵醒,睡眼惺忪的打着呵欠给沈巍开了门后又倒回去床上,“我说大人,你知道现在几点吗?你这大半夜的跑来敲我的门给人看到影响也不好啊是不是?”沈巍顾不上理会他的玩笑,语气急促而认真,“白宇,我大概要穿回去了。”


 


白宇瞬间睡意全无,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你说什么?那龙哥要回来了?现在穿吗?你怎么穿?”沈巍踌躇了一下,“我也不清楚,但我能感觉到身边的时空在轻微的不断的扭曲,我觉得穿越的关键点大概是在我原来身处的那个世界,云澜他们应该发现了穿越回来的方法,现在已经在进行了,我这边才有了感应……”白宇闭上眼仔细感受了一下,然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个普通人,啥也感受不到。他看着沈巍,知道这或许就是永别了,和真正的斩魂使大人相处了一周怎么想都像是一场炫酷的梦,他想着该说点什么,可是抓了抓头发又实在挤不出什么煽情的话来,最后没头没脑的冒出了一句,“对不起。”沈巍楞了一下,随即温柔的笑了起来,虽然只相处了短短的一周,可他明白眼前这个大男孩儿表面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实际上心里敏感细腻的很,有担当有责任感,拍戏的过程中,他对现在剧本修改的一些不满虽然掩饰的很好,但终究逃不过白宇的眼睛,他是在为没能很好的完完整整的把他们的故事呈现出来道歉,即便这根本与他无关,可他还是扛下这些,作为赵云澜的演员,作为这个世界的一个代表,郑重的向他说着抱歉。


 


沈巍摇了摇头,目光透过镜片轻轻落到白宇的身上,像是星辉照拂着温柔的夏夜。“你不用道歉,你已经演的很好了,白宇。一开始我很震惊剧本把云澜削弱成那样,甚至是那样的结局……我一度真的生气到想……”白宇被沈巍说到最后骤然森冷的语气惊的抖了一下,沈巍咳了一声,恢复正常的语气继续说道,“可是后来我慢慢明白,有时候有些缺憾已经无法避免,但你和别的剧组人员的一颗真心,却是实实在在的,也是值得珍惜的……”


 


白宇发现沈巍的周边泛起一层淡淡的奇异的光芒,而沈巍却没有顾及这些,他温柔地看着白宇,用缓慢而恳切的声音继续诉说着,“白宇,我之前一直在想为什么你和云澜一模一样,而我和你口中的龙哥一模一样……看到你们之前演戏的一些片段我现在慢慢明白了……我们在这里是书里的人物,是被你们赋予的生命,我们的形象是万千观众和读者决定的,既然今天出现在这里的我们和你们一模一样,那么未来我相信,剧拍完播出后,你们就是所有人眼中我们的那个样子。白宇,你已经,带来了最好的赵云澜了。”


 


【AB面】


喧闹的送别宴结束,瓢泼大雨如期而至,朱一龙站在那个扭曲的时空点上,安静的等待着赵云澜他们的安排,看着特调处的所有人,他有千言万语,他又如鲠在喉,最后他忽然弯下腰去,带着他全部的真心,给这个书里的世界深深地,深深地鞠上了一躬。


 


黑夜撕裂,一道惊雷落下被引雷针顺到地下,朱一龙所站的位置氤氲起一道淡淡的光幕,隔着那层光幕,另一个世界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朱一龙看见了沈巍,沈巍也回头看向他,而在他的背后,白宇抬起手朝他挥了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赵云澜拍了拍朱一龙的肩轻轻推了一把,“龙哥,再见啦,未来你会越来越好的!”穿过光幕,沈巍和朱一龙在两个世界的交汇处擦肩而过,相视一笑。白宇迎上去给了朱一龙一个紧紧的拥抱,赵云澜朝沈巍伸出手,接住他的小巍,在特调处所有人的掌声里,落下了一个绵长缠绵的吻。


 


窗外,雨停了。


 


--END--


 


 


曲终人未散,白居不易,巍澜初心,剧版镇魂有太多遗憾,可是这个夏天终究因为镇魂,因为赵云澜沈巍,因为朱一龙和白宇,因为千千万万的镇魂女孩而盛大辉煌的闪耀过。谢谢你们,谢谢这场磊落相遇,成就了这个独一无二的温柔的夏天。

巍澜 架空 兽人 业余有坑,慎入


架空,兽人注意,剧书结合,鬼面定位如原著

一、惊鸿一瞥

昆仑山脉,群峰起伏,翠阴连绵,一派生机勃勃,无声无息的掩藏着适者生存的残忍。

平静的湖面倒映着蓝天白云,一只翠鸟俯冲而过,叼住一条小鱼,煽动着翅膀落在岸边,正当它准备享用鲜美的鱼肉时,一黑一白两道残影先后从树丛里窜出,白色的那只狠狠的将黑色的撞开,小爪子精准的拍在翠鸟身上,利落的把它牢牢的压在地上,它金色的眼睛闪烁着亢奋和嗜血,长长的尾巴一甩一动间充满攻击性。
而跌倒在它身侧的黑影此时也爬了起来,蓝色的瞳孔中和它兄弟的眼神如出一辙,看着翠鸟,充满贪婪和欲望。

是两只小豹子。

白色的那只是常在高岩山脉出没的雪豹,黑色的那只外形神似雪豹,却没有白底黑花纹,而是通体漆黑。

小雪豹低头呲牙用稚嫩吼声威胁自己想要靠近分一杯羹的兄弟,它们刚出生不久就失去了母亲的庇护,能活到现在靠的不是互相扶持,而是弱肉强食。

小黑豹焦急的围着白豹转悠,肚里的饥饿感拼命的敲打它的神经,残酷的告诉它,再不进食,下次它就没有捕猎的力气了,等待它的结局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小白豹尖厉的牙齿一口咬住翠鸟,鲜血染齿的瞬间,小黑豹眼神凶戾的张开肉垫里的爪子,后腿发力猛的扑上去,一口咬在对方颈侧,鲜血霎时染红了雪豹的皮毛。

顾不上被咬死的翠鸟,雪豹侧过头反击,两只半大的小豹顿时滚成一团,点点血迹撒向四周被压倒的草叶,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空中。

弱肉强食,一直都残忍。

小黑豹被雪豹咬伤后腿,热血喷溅出来带来强烈的痛。它被激怒了,发疯似得反击,撕咬着孪生兄弟的肩背皮毛,狠力一甩头将雪豹的身体甩到一边,它粗喘着向自己的兄弟低吼警告,确认雪豹老实的躺在原地没有动,这才转身找到翠鸟,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吃饱了,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小黑豹疲惫的在原地躺下,它没有去看远远倒在草地上的雪豹。
一只小小的翠鸟根本不能满足它的需求,连日的饥饿和找寻猎物的疲惫早就耗尽了它身体的力量,当撕斗结束,嗜血和疯狂从它蓝色的眼眸里褪去,它就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湖面,似乎是接受了注定死亡的结局。

“小家伙,你还活着吗?”

一声带笑的询问,充满无所谓又漫不经心的意味,似乎只是随便问问,不在乎结果,也不在乎有没有回答。

它惊了一下,下意识想抬头看看是谁,可是它实在是太累了,身体一旦放松,就像加多了水的泥一样,瘫在地上无法动弹。

一只微凉的手突然按在它头上摸了摸,轻轻的抬起它的头。
于是小黑豹视线里的湖光山色全都变成了眼前的人。

“不错,还活着,算你命大。”

那人面貌俊郎,有些消受,说话的时候眼里带着笑,眉目弯弯,有点严肃的脸在这一笑间立刻变得像晴空万里的天空。

他的手慢慢揉着它的头和耳朵,指尖顺着后脑温柔的抓了抓它的后颈,让它想起母亲的触碰。

小黑豹眯着眼睛被男人抱起来裹进外衣里,温暖的体温熨帖着它疲惫的身子,男人身上淡淡的松香味弥漫在它身边。
被紧紧抱在怀里,莫名觉得安全的小黑豹慢慢闭上眼睛,自从离开母亲,它从没这么觉得安心过。

那男人转头走向不远处的雪豹,勾着雪豹的下颚看到一张禁闭着双眼的小花脸。
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之前将挂在腰间的一个彩绘鬼面摘下,盖在了小雪豹头上。

“跟我走吧,你能活下去。”
男人撸了一把怀中睡着小家伙的耳朵,他最后遗憾的看了一眼小小的雪豹,转身离开了这个湖畔。

随着男人的脚步逐渐消失,湖边恢复寂静,只有虫鸣鸟叫声偶尔响起。

而被留下当做掩盖的鬼面具在无人注意的草地上,轻微动了一下。

巍澜 abo记梗 不会吃 (有缘在写)

abo双a私

赵云澜和沈巍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每天卿卿我我,搂搂抱抱,蜜里调油。痞性难改的赵处长分分秒秒都以调戏自家老婆为乐,只为一睹美人“朱唇桃花相应红”的景色。可是他们俩却没有什么实质的更亲密进展。
前后上下一万年的感情拉锯战,两个人的爱情可谓是感天动地、生死难分,奈何此情如何的刻骨铭心,依然是架不住alphay天性相斥的本能,在他们情动的瞬间就被对方勃发的信息素激的眼红脖子粗。
为了避免情侣变敌人,内耗自己人的战斗力。赵云澜眼巴巴的望着体贴温柔、一点也不像alphay的沈美人,又想起这个美人是如何双眼血红、像一只噬人猛兽一样把他怼在床上徒手撕衣的,只能长叹一声,忍痛按耐下想把对方拆吃入腹的冲动。

风流潇洒惯了的赵处长被迫过了大半月吃斋念佛的和尚生活,每天守着家里贤妻良母一样的alphay,眼睛都快熬绿了。
而沈教授这边也熬的差不多了,虽然表面上风轻云淡,但内心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时时刻刻都在化身禽兽的边缘疯狂试探。
两个人就这么为了和对方在一起,拼了老命避免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双a爆发本能上的肢体摩擦。

两个人受着煎熬也就算了,但这虽然是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却是三个人在受罪。

斩魂使确实是耐力惊人,定力变态。但鬼面却不是什么体贴的主。
被双生兄弟强烈的念力折磨的夜夜失眠,鬼面实在扛不住这非人的折磨,咬牙切齿的传信给自家兄弟,强烈要求见上一面,并且明言可以解决哥嫂的内部矛盾问题。
沈巍本来并不想见这个熊孩子,但是一看重点,马不停蹄的回了地星。

而早有准备的鬼面搜罗了一大堆不可描述的两个alphay在一起的案例传说摔到他大哥的脸上。

只要他一想和赵云澜亲热,身体就燥热的血脉膨胀,恨不得把眼前人拆零碎了吃进肚里。什么双手力道不受控制啊,想咬他舔他,信息素空前澎湃,占有欲爆棚在把对方弄死在床上身下,都是因为他想上对方。
经过一番日以继夜的补课,万年没浸淫过情爱欲海的斩魂使大人瞬间就顿悟了。

顾不上双生胞弟冷漠的嘲讽笑脸,搞清楚自己的反应不是要打心爱之人而就是单纯想艹他的沈巍又立刻马不停蹄的回了地星。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找到正在开会的赵云澜,一把将人撸起来带回家艹了个爽。

面对出差一天回来的老婆,赵处长一脸懵逼的被吃了个干干净净,直到最后一刻他才知道,原来aplhay不是没有生殖腔,只是退化了……

忍受着被同性信息素侵扰的赵云澜浑身汗津津的趴在沈大美人身下,感受着自己体内深处刚刚被触及并打开进入的那个神秘地带,默默的在心里感慨了一句。

真tm是学海无涯啊……

我可能是被赵处的信息素迷惑了!沈教授看守着也揽不住我想舔他睡颜的冲动!!😍😍😍

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手😂简单粗暴的p了一下玫瑰花刺
他真的好可爱啊!睡着的样子好乖好诱人啊!想趁机……嘿嘿( •̀∀•́ )
黑袍大人,你就看着?你真的想清楚了?面对沙发上这么一大块软甜蛋糕,你扛得住吗?😂

都是舔龙哥的,这么漂亮的小美人睡着了你们就不舔一口吗!错过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儿了!小心守在旁边的大美人反应过来拿刀砍哦!

瓶邪 贤者时间

雨存日常小段子

﹉﹉
闷油瓶很郁闷。
因为他最近了解了一个新词,叫:贤者时间。

而吴邪就是一个“贤者”。

感情蹉跎十年,终于苦尽甘来,修成正果。照理说应该正是小两口干柴烈火,天雷勾动地火,点火就着,纠缠不休,欲仙欲死的时期。

可是他屋里这位就偏不。

吴邪比他年轻很多,了解世界的渠道也广。
各种信息他都涉猎,包括情侣之间的各种小情趣。

于是闷油瓶着实是享受了一段时间属于年轻人的那种花样百出的调情手段。

撒娇啦,送花啦,要亲亲啊,求抱抱啊。死缠烂打要跟去巡山,哭着喊着要吃兔子烤肉。
大半夜不睡觉楼底下唱情歌,大早起兴冲冲扮演贤惠伴侣准备早餐。

时而温柔乖巧,时而傲慢狂野。变化之多,范围之广,让闷油瓶大长见识。

每天情话不断,告别方式层出不穷,闷油瓶欣赏着软糯的江南嗓音,深深的觉得吴邪那个小脑袋瓜子就是机灵的不行。

每次看吴邪紧跟潮流不停向自己示爱,闷油瓶都觉得心里被眼前男人的爱填充的满满的,然后这股满足就转换成了火热的冲动,催促他身体力行的再把吴邪“填满”

情调调着调着,百分百结局就是妖精打架。

可是这么浪漫的退隐生活还是让闷油瓶有一点点小郁闷。
自己男人每次爽过一次就卸磨杀驴,死活不愿意再来第二次。甚至还不稀说谎找小借口,绞尽脑汁推托闷油瓶的第二次求欢。

刚开始闷油瓶以为吴邪是身体不好,不喜欢多要。于是也克制起自己的冲动来。

后来他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因为吴邪示爱勾引的小动作从没间断过。

就好像有一块香喷喷的肉,他每次都只给一块,吃得不过瘾,又惦记的抓耳挠腮。

最开始明白这件事的那几天,闷油瓶还曾经一度怀疑自己可能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得罪过吴邪。

后来实在无解,只得偷偷找胖子简单明了的说了重点,请好兄弟出招支援。
没想到胖子一顿哈哈大笑,甩他四个字,“贤者时间”后,就仰天大笑出门去,说是报了旅行团要出去散心几天,他们俩屋里的事他不馋和。

若有所思的望着胖子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面,闷油瓶眯了眯眼,他突然觉得这么胡思乱想不是自己的风格,他应该开诚布公的和吴邪好好的深入交流一下。

毕竟是夫夫嘛~有些事,不说出来怎么知道咋解决呢?

﹉﹉﹉
小佛爷的大瓶子:另一半经常勾得自己火起,还有贤者时间,卸磨杀驴的臭毛病,怎么治?在线等,不急。

萌吐血

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
黑豹陛下在电影里的设定是属于,看见喜欢的人就走不动道儿的人?
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