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雀

坑王,填坑看缘分,纯业余写文,脑洞堵不上,动物爱好者

忘羡 哨向 脑洞

哨向世界观,原著设定。

仙门百家都是很有名的哨兵或者向导家族。

蓝忘机和魏无羡也都是当世很出名的哨兵佼佼者。

作为能力出众,体格拔尖的两个哨兵,向导的安抚自然是不可或缺的。

蓝忘机和其兄长蓝曦臣(哨兵)都有经验丰富的叔父蓝启仁(向导)安抚。

魏无羡则是江家姐弟(姐弟俩都是向导)轮流安抚。

后来其他哨兵向导家族都被当时一家独大的温家欺压,诸多刁难,百般寻衅,借故挑了江家族人,抓走魏无羡将他改造成了向导。(只是脑洞,细节请参考原著😂)

于是魏无羡就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哨兵体质的向导。

精神控制力之强,覆盖范围之广,哪怕是已经死了的人,都能被他的精神力控制起来,成为杀伤力巨大的武器。

但是他这样的异变体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每次发动精神力控制别人,都是在烧自己的寿命,导致魏无羡的精神世界几近崩溃,时常无法控制自己,徘徊在暴乱边缘。

向导和哨兵的安抚都不能在他身上有一丝一毫的反应,随着时间推移,命火渐熄,已无可解。

到了最后,魏无羡已经混乱的无法控制自己的精神力,以一己之力掀了温家总部的地皮。

赶巧这个时候江家姐弟为了救他,联合其他被欺压的家族一起来讨伐温家,里应外合,把温家狠狠打击了一下。(应该不算射日之征吧)

看着失控到敌我不分的魏无羡,蓝忘机力扛哨兵向导的攻击,快准狠的擒住魏无羡,这才避免失控的魏无羡错手杀人。

得到江家姐弟的首肯,蓝忘机以琴音可安抚魏无羡精神为由,将人带回蓝家修养。

每天以琴声安抚魏无羡失控的意识,以自己的精神体给魏无羡慢慢疗伤,利用精神上的初级结合一点点修复魏无羡脑子里破碎的精神图景。









emmmmm只是脑子里异想天开的脑洞设定,没有细节没有剧情,随便看看就好😂

忘机的精神体设定的是一只白色的蝴蝶鲤

魏无羡的精神体是一只游隼。

花黑注意 饲蛇小段子

蜂系abo 瓶邪

脑了这个设定,只是看惯了狼属性abo,太激烈了。

偶尔看就其他口味的也不错。

蜂o会有多个a,不过老吴只会有老张。

大张哥是那么容易屈服在本能之下的吗?除了他,谁也没有机会服从吴邪的命令😏老张都会偷偷的解决掉隐患。

难道你们就不想看看,当所有人都喜欢a对o的支配保护和占有的苏点时,有那么一个a,看见o就说不出拒绝的话,o说啥是啥,百分百服从吗😌

老吴这回可以放心了,听说蜂o可以反向标记自己的蜂a哦( •̀∀•́ )

兽人套哨兵设定 2个小段子

吴邪的暑假已到了结尾,昨天吴家来了电话,让他和胖子帮忙收拾收拾,今天他们派人来雨村接吴邪回去上课。


命令总是和吴邪形影不离到处惹事的闷油瓶坐在原地不要动,张起灵轻轻抓开搂着老虎脖子不松的小手,一手拎着吴邪的小背包一手抱着娃,往门口外的吴家汽车哪儿走。


“我不走!呜呜,闷油瓶!小哥我不走呜呜…闷油瓶…”


正在看电视的胖子一回头就看见小家伙趴在张起灵肩膀上,伸着小短手使劲儿够坐在地上的大老虎,哭的那叫撕心裂肺。


小哥那老虎也是听话,虽然也努力伸着脑袋用鼻子够吴邪的小手,却是一步都没敢往前挪,毕竟咱家老大是谁一清二楚。


电视里还非常应景的播放着经典暑假档,新白娘子传奇的歌曲‘西湖的水,我的泪~’


——————


吴邪这个时候已经小学毕业了,暑假没作业,带着闷油瓶玩的更疯了。还总是缠着胖子陪他打游戏,缠着小哥带他去巡山。


这天,吴邪正和胖子打游戏呢,小哥在做饭。突然一声惨叫吓的吴邪手一抖,跳起来就往屋外跑。


只见闷油瓶半趴在地上,嘴里叼着一只还没死透直抽抽的大公鸡,院子里撒了一地的血和鸡毛。


“你们家哨兵杀的那是我家鸡!”

隔壁院的大姐一看有人出来,立马指着院里的大老虎气急败坏的嚷嚷。


“什么你们家的,我们瓶仔那是能杀错鸡的虎吗?那我们家的鸡!”


“你们家那都是母鸡,公鸡是我们家的!”


“我们家唯一一只公鸡被瓶仔弄死了,可不就剩一群母鸡了~”


小吴邪就看着胖子袖子一撸就去和人理论,正吵吵呢,在做饭的小哥出来了。


本来杀鸡是小哥让胖子去干的,但是吴邪缠着胖子打游戏,这事儿就落在闷油瓶头上了。


好嘛,自知理亏,胖子吵吵的声音顿时小了一截,吴邪也悄咪咪的挪到院子里想拽走还叼着鸡的闷油瓶。


最后,小哥抓了一只胖子养的母鸡赔了人家,罚胖子晒三天咸菜,闷油瓶睡三天大门口,吴邪断网三天,以儆效尤。




胖、闷、邪:大哥,我们错了……


花黑注意 兽人套哨兵设定 双哨兵

瞎子找到他的精神体的时候,他的小鹿正被一匹黑马困在墙角。

梅花鹿低着头用雄壮的鹿角对外,几次顶到黑马的胸口,被高大的马一抬蹄子,人立起来轻松躲过。

待鹿想抓紧机会从黑马退开的缝隙溜走时,那黑马又甩着长长的尾巴围回来,姿态优雅的踏着前蹄刨地面,打着响鼻围着角落里的鹿转悠,脑袋企图绕过鹿角去蹭梅花鹿的身子。

“哟,哪儿来的小马哥?长的真俊~”

黑眼镜双手插兜乐呵的摇晃过去,靠近黑马的时候抬手在结实的马脖子上拍了拍,那黑马也不躲,也不堵梅花鹿了,睁着又大又亮的大眼睛看着黑眼镜,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梅花鹿看见本体来了,黑马也没堵着他,马上冲到黑眼镜身边贴着,被黑眼镜敷衍的撸了两把背。

梅花鹿虽然体型俊美修长,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精神体,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再俊美也看腻了,在黑眼镜心里,还是觉得多看看眼前高大漂亮的黑马更有意思,因为他总觉得这马好像在哪儿见过,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拿出手机对着黑马各个角度全方位拍了好几张照片全打包传给他那个喜欢哨兵精神体的小徒弟,想吊一吊那小家伙的心,顺便给哑巴添点堵。

黑眼镜一整个上午都在折腾这匹不知道是哪个哨兵的精神体,一会儿揪揪马鬃,一会儿拽拽马腿,把黑马全身都摸了遍,还让黑马躺下给他打了个滚。

待瞎子玩了个尽兴带着梅花鹿离开后,西装革履的解雨臣这才从不远处的墙角后慢悠悠走过来,摸了摸自己精神体的额头。

“下次还来堵那只梅花鹿,知道吗?”

兽人套哨向设定02 胡乱写

比起小哥,吴邪其实更喜欢他哨兵的精神体,就是闷油瓶。

他的哨兵比他年岁大很多,可能是因此有了代沟,吴邪看见他小哥总是怂怂的,哪怕面上看不出来,心里也是没底,虚得很。

拿胖子的话来说,就跟耗子见了猫,儿子看见爹一个熊样儿。

但是闷油瓶就不一样了~

闷油瓶一直都是兽型,他不会像小哥似得,会说教他,约束他。

小向导年轻好动,精力充沛,比起喜欢晒太阳的小哥,他更喜欢撒着欢出去浪,闲是不可能闲的住的。

这个时候就充分体现出了闷油瓶的好,只要吴邪想干,闷油瓶总是默默贴在小向导身边,无言的陪着爬树翻墙,胡天胡地。

后来他小哥可能也是看出这点来,一发现吴邪想玩,就变回兽型,和自己的精神体一起陪吴邪出去玩耍。

少年人难免就得意,以为自己是独一份的带着俩大猫的男人。一下牵着两头威风凛凛的大老虎出去遛弯,谁能不羡慕?

后来他才知道,所有哨兵都是这样,只是品种可能不一样。只要有向导愿意要,别个向导也能跟他一样威风,甚至比他还威风。

————

当张起灵把他的好兄弟介绍给自己家小媳妇的时候,他看着盯着胖子那俩狮子流口水的小家伙,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妙。

————

小花是两匹黑骏马

瞎子是两只梅花鹿(请参考小鹿斑比他老爹的外型)

私设 兽人套哨向设定 伪两攻一受

吴家小孙子吴邪是吴家哨兵世家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小向导,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卓越的精神能力,还不会说话就会用暗示把他家几个大人耍的团团转了。

这么个潜力无极限的小宝贝那必须是精心照料,严密保护才行,可偏偏这么个金贵的小宝贝疙瘩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吴三省一边嘴上骂着那不省心的小祖宗,一边带人把方圆几百里都搜了遍,就差掘地三尺的时候,小吴邪自己回来了

他自己回来不要紧,还带来了两只东北虎。

五岁的吴邪骑在其中一只老虎背上,随着东北虎慢吞吞的步伐一左一右的摇晃着,嘴里兴奋的呀呀直叫,两只小手交替着薅老虎后颈上的毛玩。

吴三省打远一看就知道这俩大老虎是哨兵。想必是捡到自己家小侄子,亲自给送回来的。

哨兵和向导虽然都是因为变异感染分裂出的新人类,但相较于向导,哨兵更加被人类排斥,因为他们可以改变自己人类的外型,徘徊在人和兽之间,是一种异于常人的存在。

说他们是人吧,他们可以变成和自己的精神体一模一样的野兽。

说他们是野兽吧,他们还能随时保持个人样儿。

看着自己家崽子这么折腾一个不认识,不知道打哪儿来的野哨兵,吴三省顿时气的不行,马上吩咐手下把那俩老虎围了个严实。

小吴邪一看见熟人就乐了,揪着胯下老虎的毛不说,还伸出小肉手去扯旁边那哨兵精神体的圆耳朵,于是一群哨兵就围成个圈看着俩大老虎被他们家小少爷扯的背毛乱翘,毫无威严。

“叔、三三~虎虎,小邪哒~”

你的个屁!

吴三省黑着脸看小吴邪瞎说话,一言不发的想过去把自己小侄子抱回来,没成想那哨兵背着他侄子一动不动,他的精神体却挡回了所有人想靠近的动作,体型巨大,动作灵活,一时间愣是没有一个人可以突围。

“干什么?!我吴三省的侄子是你可以挟持的吗?赶紧给老子放人,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带回来却不放人,来者不善啊。

吴三省一怒,精神体从精神图景跑出来的瞬间,自身也化出了兽型,两头浑身漆黑,身姿矫健的黑狼摆出攻击姿势,龇牙咧嘴的向老虎低吼。

老大变了,围在一边的吴家哨兵也都变了,一水的尖嘴宽爪大尾巴狼,里面还夹杂这几条狗,一看小吴邪看向自己,就控制不住摇了摇尾巴。

坐在老虎背上的小吴邪虽然年纪小,但是紧张的气氛他还是能感觉到,可能是看自己三叔不认识带他回来的大猫,还特意拍了拍身下老虎的大脑袋,奶声奶气的介绍:“是小哥!”

————

那天,凡是路过吴家家门口的人都看见了,两只老虎带着一个奶娃娃,被一群面目可憎的狼围个水泄不通的名场面。

虽然对哨兵一向敬而远之,但不乏许多好事者在远处
偷偷观摩。

直到吴家当家的和两个年轻小哥赶来救场,才不至于让这两虎群狼一奶娃对峙到深夜去。

背叛 04 外链

https://m.weibo.cn/3194594585/4326155060546814

看不了的wb搜寂海鲸歌看吧,第一条就是

一个个密聊发链接手软啊😂

背叛 脑洞感想和来源

听歌来的灵感,歌曲是阿杰唱的《伤》

————

宿醉一夜(事件发生的起因)

吴邪看心理医生,抹掉记忆

胖子失踪(胖子自己去了云南)

胖子发现张起灵给张海客一盘录像带(模仿坎肩)

张海客带面具杀胖子

张起灵抓三叔,关精神病院(三叔怀疑张起灵杀了胖子)

张起灵安排张海客在坎肩不在的间隙进入吴家老宅,给二叔下毒,致其昏迷(为了不暴露自己,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张起灵误导吴邪坎肩是卧底

张起灵秘密抓走坎肩杀掉(张海客寄了信给吴邪)

张起灵安排假扮坎肩的张海客入吴邪的局,趁机杀死

吴邪恢复记忆,为了排查怀疑对象,开始调查张起灵

吴邪收到张海客的告密信,决定听张起灵亲口说了再相信(吴邪不相信信里的内容)

张起灵承认自己是真凶,强制爱

吴邪开枪

————

先申明一下哦,吴邪是坏人,虽然文里不太能看出吴老大心狠手辣的一面,但是他还是坏人。

小哥是黑化,只有胖爷还是一心为兄弟的中立派。

在故事里,小哥和吴邪都是性子极端的人,做事情看似缜密,其实没有一丝挽回的余地。

张起灵最开始杀胖子只是害怕暴露自己卧底的身份,害怕自己连留在吴邪身边的机会都没有。

他不敢赌胖子会不会致吴邪的安危不顾帮他隐瞒身份。正如他拿不准胖子会不会帮他瞒着吴邪,他知道胖子也拿不准自己会不会伤害吴邪。(太聪明了不好啊……)

这个不确定是张起灵绝不允许有的,于是他思虑再三,决定杀了胖子。从此为了掩饰一切,一发不可收拾。

故事的最后,吴邪醒悟过来,自己一念之差,害死了胖子,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张起灵和胖子都以为吴邪什么都不记得,为了保住这份‘不记得’张起灵对胖子痛下杀手,如果吴邪没有装忘记,三兄弟就会摊开来明面上说,发展出另一个结局,胖子就不用躲到云南去,不会发现小哥的秘密,不会死了。

吴邪在最后发现自己才是一切事情的始末,他的自责达到了人生顶点,产生了自我厌弃的心理。说白了就是不想活了。

他心疼张起灵,心疼胖子,恨张起灵,也恨自己。

故意单独约见张起灵,就是吴邪要给胖子报仇之前,愧对张起灵的弥补。

那份变质的,他无法回应,也来不及让他挽回的爱。

吴邪最后问小哥,如果最开始他们还有另一个选择,事情还会是现在这样吗?

小哥回答会,是违心的。毕竟一个小小的改变结局就不同了。

但是小哥坚持这么回答,就是不想吴邪产生‘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心理,认为他会杀胖子是因为自己做错了选择。

一步错,步步错,我就是想写一个兄弟反目成仇的故事←_←可惜没本事写不了正文,只能记一下脑洞过瘾了

至于那声枪响到底是吴邪杀了小哥,还是吴邪自杀了,emmmm

开放性结局挺好的

背叛 番外2 张海客

张海客视角

————

张起灵给了他一个人的录像带,他要尽全力模仿,作为救海杏的条件,他答应帮张起灵的忙。

录像带里的是个年轻男人,玩弹弓很溜,性格直率。

看录像模仿的日子没过多久,他接到了张起灵给的第一个任务,去云南杀一个胖子。

————

海杏是张海客亲妹妹,卧底毒枭世家的时候不慎染毒,救出来后因为控制不住毒瘾杀了人,入了狱。

张起灵告诉他,只要他帮他做几件事,他就有办法把张海杏从牢里捞出来。

张起灵是张家的领头人,张海客除了信任他,别无选择。

————

这个胖子他认识,是吴家少当家的拜把兄弟,和张起灵的卧底身份号称铁三角。

张起灵说这个胖子在调查他,已经查到了他的卧底身份。身份不能败露,必须尽快除掉。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就好像他要张海客杀的不过是个不相干的陌生人,而不是他在道上结拜的,相处了十年的兄弟。

张海客心中不安的匆匆赶去云南,有张起灵事先探好的路,他很快就找到了胖子的小竹楼。

他没有以真面目去杀胖子,而是带上了张起灵的人皮面具。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但是他还是坚定的带上了人皮面具。

开枪之后,他看着胖子直愣愣的瞪着他的方向倒地,心里刹那间明白自己心里在不安什么。

张起灵已经不是以前的张起灵了。

“是张起灵杀了你,你要牢牢记住。”

张海客掀掉脸上的面具,走过去帮胖子合上双眼。

————

张起灵已经不是以前的张起灵了,张海客知道自己不能信他,可是海杏还得靠他救,张海客不得已只得继续与虎谋皮。

虽然他听命于张起灵,但是他也不是任人使唤的傻瓜。张海客开始暗中跟踪张起灵的一举一动。

他发现吴家的三爷怀疑胖子的死可能和张起灵有关,碍于吴邪的关系,私下找张起灵出来谈,从此就音信全无。

除了张海客,没有人知道最后一个见过三爷的人是张起灵。

这之后,也许是张起灵怕三爷把知道的事情告诉二爷,他事先安排张海客模仿坎肩的这步棋终于派上用场。

张起灵安排他在那个叫坎肩的小伙子不在老宅的时候去见吴二爷,伺机在饮食中下毒。

这种毒是张起灵给的,毒性很强,潜伏很深,一般的医生根本无从查起,吴二爷的昏睡来的突然又莫名。

搞定了吴家二爷,张海客曾一度以为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他并没有催促张起灵尽快兑现承诺,而是耐心的等待着张起灵再次联系他。

闭门不出的一星期里,张海客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写了进去。

张起灵的身份,张起灵授意他去云南杀掉胖子,张起灵绑架吴三爷,张起灵安排他假冒坎肩给吴二爷下毒。

事到如今回想起来,想必那个用弹弓的小伙子也是凶多吉少了吧。

张起灵做事滴水不漏,胖子都难逃一死,坎肩和他又怎么可能逃过一劫?

张海客几乎是预感到自己的死,他恨张起灵利用自己。更担心不能救出海杏。

所以哪怕是知道自己会死,他也不能和张起灵撕破脸。

他可以什么都不说,但不能不留一手。

张海客将新密封好的信转交给同族一个朋友,交代对方如果一个月后他没有亲自取回这个包裹,就寄到他提供的吴邪住址处。

————

几天后,张起灵联系了他。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吴邪说要见坎肩,但是张起灵怕真的坎肩说出有纰漏的地方,已经被他事先调走了。

张起灵想让他假扮坎肩去回答吴邪的提问,然后再在事后把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嫁祸给坎肩。

张海客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他不得不去。

他不去,张起灵也会用海杏逼他乖乖去。

当他在吴邪的办公室被吴家人团团围住,张海客下意识掏出惯用的手枪指向张起灵。

果然是个兔死狗烹的恶魔。

开枪的瞬间,张起灵本可以躲开却挺身迎上,踏前的角度让子弹瞄准心脏的轨道偏移到肋下。

混乱中,张海客眉心一热,他在视线逐渐模糊里看到了被张起灵挡在身后的吴邪。

以及张起灵冷冷看着他的视线。

————

“小哥!小哥你怎么样?!还不快去叫大夫!!”

替人挡刀,是博取信任的最快方法。

张海客曾是卧底,这是他最熟悉的伎俩。